您当前的位置:爱红茶 > 茶史文化 > 东莞紫砂壶市场进入低迷期 部分商家销量跌七成

东莞紫砂壶市场进入低迷期 部分商家销量跌七成

时间:2017-06-16 18:26:12  来源:  作者:
  东莞是藏茶之都,也是紫砂大师的“必争之地”。去年下半年以来,包括顾绍培、曹婉芬、史俊棠等紫砂界大腕接踵而至。近日,紫砂界权威品牌“方圆”正式进驻东莞。然而,喧嚣的背后却是市场下滑。南都记者调查发现,“用卡车买壶”的时代一去不复返,近两年来,东莞紫砂市场日趋萎缩,有商家营业额在一年内下滑了70%。而东莞藏家和玩家出现两极分化,也开始玩起“私人订制”。国内著名紫砂收藏家张明强近日造访东莞,他认为,由于经济不景气,不少做企业的玩家不得不“抛壶换现”,或许正是捡漏的好时机。
  必争之地:紫砂圈内十分看重东莞市场

  很少有人注意到东莞市场是如此重要。在宜兴紫砂圈内,东莞已成华南地区必争之地。宜兴紫砂行业协会会长史俊棠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曾表示,东莞是藏茶之都,加之制造业发达和民间资本活跃,东莞的土豪们频频光顾宜兴的紫砂壶店。相对比珠三角别的城市,东莞人是宜兴的常客。而宜兴的紫砂高工大师们,也自然而然看重东莞市场。

  茶叶对紫砂市场带动明显。南都记者近日走访调查发现,包括万江汽车总站、石美、道滘、东城等地的茶叶市场,几乎每家茶叶店都会配备茶具销售区,紫砂类产品当然是主角,涵盖紫砂壶、紫砂茶宠、紫砂陶塑、紫砂配件等。而紫砂专营店的规模也相当可观,以石美茶叶交易市场为例,总共600多家店铺中,紫砂类专营店占到了近百家。

  目前尚没有任何一家机构对东莞紫砂产品的市场份额进行专项统计,但来自东莞市收藏家协会的一项初步统计数据表明,东莞的紫砂壶爱好者和玩家,至少超过了2万人。由于没有专门的民间组织,玩壶者都是通过小圈子进行交流。

  陈升是东莞首批尝到炒茶甜头的人。上世纪90年代初,他卖掉自己的工厂转型做茶叶生意。1999年,他开着大卡车从宜兴拉回一车紫砂壶。“短短两三个月,我这一车壶就全部卖光了,有个长安的老板一次性就买了100只。”陈升后来成为一个玩壶圈的召集人,这样的老板壶友在他们圈内有10多个。

  前些年紫砂市场行情一直飙涨。50出头的谈金华,1997年在莞城区开专卖店,这是东莞第一家宜兴人开办的紫砂壶店。“那时,如今的市政府所在地还是一片农田,几乎没有人知道紫砂壶,更不晓得顾景舟、汪寅仙等紫砂大师”。2000年,从谈金华手上卖出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鲍志强的紫砂壶,也才500元左右。如今没有数十万元根本买不到,10多年过去,价格上涨百倍。

  如今好年景不再。陈升向记者透露,去年他的紫砂销量,跟前年相比下滑了70%。

  好景不再:行情正进入低迷期

  “行情最好是在2005-2009这几年,东莞人爱喝茶藏茶,爱屋及乌就喜欢上了茶壶,有的人一下单就买成百上千只。”店主范毅群说。在莞城光明路的一条短短500米的街道,聚集着大大小小6家紫砂壶专营店,老板全都操宜兴口音。“这条街卖茶壶的,都来自宜兴。”范毅群就是其中一家店的店主,夫妻两人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就从宜兴来到东莞,靠着紫砂壶买房落了户口。起初,范毅群自己也亲手做壶,但后来他逐渐发现,做壶并没有卖壶赚钱。

  他说,紫砂壶分商品、工艺品、艺术品三个档次:商品壶价格低,一般在5000元以下,属于实用型,在茶市酒楼等销售较多,是东莞紫砂市场消费的大头,约占据6成以上;工艺品,则是针对一般玩家,价格5000-5万不等,占紫砂份额的三成;艺术品,市场价至少5万以上,只有具备一定经济实力和收藏投资眼光的大玩家才玩得起,在东莞紫砂市场仅占一成。

  玩壶讲圈子,这么多年积累下来,范毅群身边吸引了一大批“壶友”,范说他们中有公务员、企业主甚至一般小白领,只要有好壶从宜兴回来,一个电话打过去,“壶友”们便蜂拥而至。价格从数千到数万,甚至数十万也不足奇。

  但从去年开始,范毅群怎么打电话,“壶友”们开始没空了。“吃饭喝酒,大家肯定说没问题,但一提到买壶,都开始说有事情,忙不过来了。”说到市场惨淡,范毅群点了一支烟,露出惆怅的神情。他身边卖壶的老乡都遇到了这样的困境,最惨的一个月内都没卖出一只壶。

  在跟壶友们交流中,范毅群得知,现在经济大环境不景气,很多玩壶的企业主都或多或少出现资金问题。而公务员这一块,由于八项规定及反腐的推进,对高端紫砂壶更是望而却步。

  忍痛卖壶:土豪级大玩家企业走下坡路

  “壶友”老黎忍痛卖壶的事情也在圈内流传。老黎是东莞中堂本地人,一家纸业公司的股东。20年前,他开始接触茶叶、钟情普洱,随后陷入“玩壶”而不可自拔。关于老黎其人,圈内盛传着多个版本,但无一例外都承认:他是茶一闻便能定年份,壶一摸就知谁做的,绝对骨灰级。

  去年,老黎做了一件大事。“忍痛割爱,卖出去400多把壶。企业实在撑不住了,缺钱啊。”老黎这一批壶,是在2006年专门请宜兴制壶师傅做的。当时,中堂的造纸业如日中天,玖龙纸业老板张茵还在这一年成了中国首富。老黎的纸厂效益非常不错,他专门赶到江苏宜兴,采购了各种上等的紫砂泥料、烧壶的电窑等,并重金聘请了数名制壶师傅来到中堂,自己当上了“监工”,现场看着师傅们制作。晾坯、烧制等工序均在中堂的一个简易工棚内完成。

  此举传遍圈内,老黎就此晋升为土豪级紫砂大玩家。不料,前年开始他的企业开始走下坡路,尤其是国家出台严格的环保政策,中堂不少纸厂必须转型升级,一大批小纸厂还被强制关停,老黎的资金也开始出现瓶颈。

  到去年5月,他不得不卖掉400多把紫砂壶,凑得200多万资金,方才渡过难关。困境中欣慰的是,当时制造这批壶,所有成本加在内近70万,如今却翻了至少4倍。虽说赚了,老黎自己一直在喊亏:“因为当时制壶的那些师傅,职称都升到国家级工艺师了,有的壶价格至少升到了10多倍。”他的这批壶,卖出均价为5000多元一个,可是他说前年市场行情好的时候,平均每把壶至少过万了。

  两极分化:“私人订制”在圈内流行

  两极分化,是东莞玩壶圈去年以来最明显的变化。壶友们要么暂歇,要么玩起“私人订制”。1月6日,在“方圆”东莞销售部开业的那天,自然少不了老黎的身影。仔细品玩之后,他还是把壶轻轻地放回了展示柜,没有出手。“还是自己做吧,打算抽空去宜兴,自己买泥找人做。”老黎说,自己玩壶20年,最开始看重的是作者的职称和名气,如今回归本质,就只看重紫砂壶的泥料和做工。

  李涛(化名)是东莞某镇区的一名干部,已经有10多年的玩壶史,最痴迷时,自己跑到宜兴住上数天,最终抱回几把价格过万的紫砂壶。“成天脑子里,除了壶还是壶,心中最重要的除了老婆孩子,就是壶了。”最疯狂时,李涛把所有积蓄都花在了壶身上。近两年来,他却是“有点顿悟的感觉”。以前是见着喜欢的就买,现在绝对不会轻易出手。“在北方,尤其是北京,工艺师卖5万的紫砂壶,在我们这边,1万都卖不出去。”李涛曾做过一个壶友市场的研究,结果发现,东莞壶友最近两年来趋于理性,对待紫砂壶的态度跟广东人的性格一脉相承:相当低调。

  从去年开始,李涛和身边的壶友们玩起了“私人订制”,自己去宜兴找到好的炼泥师傅,然后再寻求技术过硬的制壶老师傅,最后再送往信得过的窑炉烧制。整个过程,自己全程参与。“有的壶友会在壶底刻上自己的名字,或送亲戚朋友,或自己收藏。这样的壶,可能流动价值不大,但对个人具有一定的意义”。

上一篇:武汉白领流行喝”快茶“ 低价便捷是主因
下一篇:媲美猫屎咖啡的虫屎茶 也分天然和人工培育
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

手机版 | 红茶资讯 | 红茶种类 | 红茶功效 | 红茶冲泡 | 红茶价格